建在湿地上的古城—意大利拉韦纳游记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1-09 16:39:41 

 

■ 贾冬梅

  在意大利东北部亚得里亚海沿岸的湿地上,一群渔民以木桩为地基,铺上扎实的伊斯特拉石,在松软的土地上建起了誉满天下的水城威尼斯。无独有偶,就在距威尼斯数百公里之外,同样还有一座建造在湿地上的乡镇,那就是古城拉韦纳。
  拉韦纳历史悠久,早在公元前89年就有关于它的文字记载。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拉韦纳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人文荟萃之地。随着时间推移,这座千年古城的奇观随处可见,其间,令人记忆犹新的当属那些陈旧的文物修建,以及修建中那些保存无缺的马赛克镶嵌画,更重要的是,大诗人但丁晚年遭佛罗伦萨当局的驱逐后,也来此久居,并在这儿写完了《神曲》的大部分,后人品读这部作品,也记住了这座对逃亡的诗人敞开胸襟的城市。
  拉韦纳是意大利北部城市,坐落在亚得里亚海的沿海平原,距意大利古都佛罗伦萨180多公里。这儿冬天温暖湿润,夏季酷热干燥,再加上地形平整,靠近威尼斯湾,因此形成了大面积的湿地。
  现在的拉韦纳尽管不临海,但在前史上却是古罗马的重要海港,再加上拉韦纳四周沼地盘绕、难攻易守的地理优势,使得它在很长一段时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先后成为古代西罗马帝国、东哥特王国的都城,以保存有古罗马时期的修建而闻名于世。
  来到拉韦纳,游人前往的第一站往往是城市中心,在这儿,大大小小的广场彼此连接,其间最著名的当属公民广场。这个广场并不大,两根挺拔的威尼斯式圆柱非常显眼,上方伫立着两位拉韦纳圣人——圣维塔雷与圣阿波理那雷的精巧雕像。标志着城市最高权利的市政大厅也坐落于此,其堆垛式外观加拱廊的造型宏伟、庄严,而咖啡馆、酒吧等小店环绕四周,又软化了这种庄严的空气,充满了生活气息。
  作为拉韦纳的“客厅”,公民广场是人们最佳的集会场所,一眼望去,但见人们三三两两,或两手插兜地闲逛、聊天,或停步倾听音乐,或在露天咖啡店点一杯咖啡,享用清闲的时光;孩子们则不知疲乏地追逐打闹,愉快地嬉戏声不绝于耳。在拉韦纳,陈旧的城门、历史悠久的古堡、幽静的冷巷随处可见,很难想像如此朴素的乡镇,从前做过古国的首都。
  定都拉韦纳的古代国王好像都喜欢修建各种精美的建筑,其间东哥特皇帝狄奥多里克为自己修建的坟墓无疑最具代表性。这座坟墓以大理石堆砌而成,没用任何黏合剂,却非常坚固,可谓意大利修建史上的奇观。
  拉韦纳有着昌盛的前史。作为其时的政治文明中心,拉韦纳兴建了很多教堂,教堂石壁上均饰有美丽诱人的镶嵌画。这些散发着梦幻色彩的马赛克镶嵌画,需要艺术家亲手将不可胜数的彩色玻璃和石块碎片镶嵌成画,是一项颇为费时吃力的艺术创造。在意大利闻名诗人但丁眼中,这些镶嵌画“宛如颜色独奏的交响曲”。
  1996年,拉韦纳保存无损的马赛克镶嵌艺术,列入《世界文明遗产名录》,其中包含圣维塔莱教堂、尼奥尼安洗礼堂等。
  这些文明、艺术的珍宝,不仅向世人展示着它们无与伦比的美,并且具有极高的考古价值,令人流连忘返。其中以圣维塔莱教堂的马赛克镶嵌画最受人喜欢。
  圣维塔莱教堂是拜占庭的创造。公元5世纪~6世纪,前期基督教的不同派系争先恐后地修建教堂,并选用规模宏大的马赛克镶嵌画来体现基督思维,圣维塔莱教堂就是其间最有名的一座,被称为“西方的圣索菲亚”。在教堂后堂的拱顶上,保存着两幅马赛克镶嵌画,其间的人物面对面地彼此凝视。一幅是统领拜占庭帝国再度称雄地中海的巨人——查士丁尼大帝带领文武朝臣出席教堂的献祭典礼,镶嵌画将各种细节,包括他的服装、王冠以及胸针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在他对面则是其妻子狄奥多拉皇后,她的全身用金色、白色等各色玻璃镶嵌而成,手捧着献祭物,仪态万千,与众多宫女在一起。这位出生青楼的皇后,靠着绝世的美貌和过人的智慧受到公民的敬重。她嫁给查士丁尼大帝后,便鼓励查士丁尼修正法令,协助查士丁尼弥合了基督教各教派日益扩展的裂缝,成为辅佐查士丁尼大帝的完美同伴。
  在圣维塔莱教堂旁边,有一座小小的迦拉·普拉西迪亚坟墓,它是西罗马皇帝雷诺里乌斯为留念妹妹普拉西迪亚所建,修建于5世纪上半叶,是8个前期基督教奇观中缔造时代最早的一个,也是欧洲现存的最古老的十字式修建。从外观上看,这是一座朴素备至的红砖小楼,一砖一瓦毫无润饰,但走到坟墓里边,流光溢彩的马赛克镶嵌画却让人深深震撼。坟墓的所有镶嵌画均以蓝色为基调,拱顶上镶嵌有美丽的星空图案,宛如星光摇曳的夜空悠远、凝重。在蓝色星空下面是那幅闻名的《仁慈的牧羊人》,只见标志着耶稣基督的年轻牧羊人坐在草地中心,头部后边带有赤色光环,左手扶着十字式的长木架,右手抚摸着一只白色的羊羔,神态安祥。左右两旁的6只羊羔,或站立或蜷伏,都温顺地看着中心的牧羊人。
  更为奇特的是,为了采光,坟墓的窗户选用了埃及出产的一种半透明的黄色云母片,外面柔弱的光线能够透进来,使得整座墓室的色调更加柔和、静谧。并且,跟着人们视点的移动,光影会不断交织,呈现出不同的美感。美国剧作家柯尔伯特于1952年创造过一首蓝调《日日夜夜》,歌曲香甜而忧伤,听说就是被这幅马赛克星空镶嵌画激发了灵感才创作完成的。
  除了精巧的镶嵌画,拉韦纳为世人所知的原因,还在于它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最著名的诗人但丁晚年生活并长逝的地方,其代表作《神曲》也是在这儿创造完成的。
  1300年,其时的意大利正处于割裂状况,佛罗伦萨处于激烈的政治斗争的漩涡中,但丁遭到权贵的虐待,被当政者宣告终身放逐,永久不得回到佛罗伦萨。尔后但丁几经周折来到拉韦纳,并在这儿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1321年9月14日,但丁去世。拉韦纳公民为了纪念这位为促进欧洲文艺复兴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文化巨匠,专门为他修建了一座美丽的墓园。素白色的厅房精巧、庄严;墓园厅房内放置着寄存但丁遗骨的石棺;而在上方,悬挂着一盏闪烁着如豆灯火的油灯,在光线暗淡的厅房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辉。几个世纪以来,这盏油灯从未熄灭过,因此被人们称为“长明灯”。
  但丁去世后,佛罗伦萨当局总算意识到放逐这位诗人是多么的荒谬,因此为他修建了富丽的墓室。15世纪,在科西莫·美第奇和米开朗琪罗等人的恳求下,拉韦纳赞同将但丁的遗骨归还给佛罗伦萨,可是当佛罗伦萨代表团打开棺木时,却发现尸骨不知去向。调查之后才得知,是但丁墓近邻的修道院成员为但丁生前的遭遇仗义执言,悄悄将但丁的尸骨提早转移。佛罗伦萨无奈放弃了回收但丁遗骸的举动,转而在墓前设一盏长明灯,以表达他们对这位诗人永久的悔过。现在坐落在佛罗伦萨的但丁墓,只不过是一座空坟而已。时至今日,这儿随处可见纪念这位诗人的地名:但丁路、但丁博物馆、但丁剧院、但丁旅馆……每天傍晚5点,在但丁墓背面的一座小钟楼里,都会按时传来阵阵钟声,那钟声穿过钟楼,漫过旺盛的常春藤,在古城上空久久回荡,寄托着当地人对他的敬重与哀思……查看原文:http://epaper.oceanol.com/shtml/zghyb/20171109/70110.shtml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