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那边的母亲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2-07 09:30:56 



  

  现在海岛交通方便了很多,可是遇到大风还是不能顺利通行。这次回老家,原定两天时间,现在竟然因风被关了3天。于是,清晨起来就打听船期,听说有船准备乘风出发,于是就急急忙忙告诉母亲。母亲说,延迟了几天影响工作了吧?你赶快回去吧。然后又说,这么大的风,要不你再等一天?我说,没关系,船会开,应该安全吧,风浪颠簸一点罢了。母亲点点头说,那就早点去吧。
  她的声音哑哑的,有点伤感。我体会着母亲那眷眷之心。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现在工作与伺奉母亲也不能兼顾,特别是我们离开故乡的人。隔着大海,我在海的这边,母亲在海的那边。每次我来看望母亲,母亲总是要做点什么给我吃,好像我还是个孩子似的。如不让她做,她反而会不开心。而我只有享受母亲的辛劳,怀着一种愧疚,品尝母亲做的菜肴。每次告别时,看着母亲满是皱纹的脸,我有点酸涩,聆听母亲不知讲了多少遍的嘱咐,我的心里却涌动着那传世诗句:谁知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岱衢洋的浪涌的确不一般。上了船,我尽管做着深呼吸,可还是无法消除风浪引起的不适。只得紧紧抱住身子,一动不动地坚持着。这时脑子里竟涌上母亲满是皱纹的容貌。我吐了口气,提起精神,似乎感觉船不大晃了。船舱中的空气就活跃起来,认识的不认识的也就聊起天来,这样不知不觉船就到了三江码头。匆匆赶车回家,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会,便急忙去洗把脸。清水一冲,脑子清醒了许多,意识到该给母亲打个电话。拨号以后,好长时间,母亲才过来接。电话通了,母亲沙哑的声音响起:“小华,你到了?”我忙说:“是啊,到了。”母亲说:“你离开后,我就一直坐在电话机旁等着你,风这么猛,浪大不大啊?我一直不放心。”听着母亲缓慢的声音,我的眼眶湿润了。母亲总是牵挂着我担心着我。我想,我在船上的两个钟头,母亲默默地守候在电话机旁,她的心一定是在浪涛中颠簸,在狂风中穿越,经历着煎熬,我的心被震撼了,泪水不由自主涌出眼眶……
  母亲过不惯我们这儿的城市生活,过不惯白天一个人孤零零没有乡亲聊天的生活,过不惯夜里吵吵闹闹纷纷乱乱的生活,过不惯把房间整理得比宾馆还净洁,不能自如的生活;所以来过我家几次,总是住不了几天就要回老家。我们只能顺其自然让她回老家,请在老家的姐妹照顾她。我只能在海的这边祈祷母亲安康。
  母亲在电话那头,听了我的回答,沉重的心情似乎放下了,传来轻快的声音:“你再吃点饭啊,乘船乘车这么久了,要饿的。”我只有答应着,静静听着母亲已经反复叮嘱过不知多少遍的话。母亲总会生活啊工作啊身体啊孩子啊等等,都逐一提到,我倾听着,应答着。因为每一句都是母亲编织的一朵爱的浪花,拥围在我的周围,让我感受到了人间最最伟大的亲情。而我的心里只盘旋着一句话:母亲安康!
  母亲终于说再见了,那再见的声音是那样的纠缠和绵长,是啊,母亲又要在那绵长的思念之中,等待着下次的见面……

作者 汪国华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