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莱人工海河:人工海河是空想还是壮举?

来源:胶东在线   发布时间:2018-05-03 10:24:53 

“胶莱人工海河”的设想不仅在专家层面争论不小,读者也是各抒己见——支持者言之凿凿:这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工程;质疑者有理有据:一些问题如何解决?可别成了劳民伤财的造“疤”工程。

    “人工海河建成后,海水会从莱州湾一路奔腾到胶州湾,这样,约30年水体才全部交换一次的莱州湾,不到5年就可以交换一次;胶州湾半封闭的海水也可以变成活水动起来了。”

昨天,王诗成建议开挖“胶莱人工海河”的设想在《今晨6点》一经推出,一石激起千层浪,40多位市民通过电话、短信、亲自送书信、发传真等方式踊跃与本报沟通。对于这个构想,市民参与的热情令人感动。

  反响:市民热议“人工海河”

    对“胶莱人工海河”的评论,许多市民表现得相当专业。

    正方:

    市民:“胶莱人工海河”如果建成,将拉动山东经济以及京津塘地区的运力,缩短外界里程,这几年成山头海域发生多起事故,主要原因就是航道复杂、航班多。如果修建运河,就会减轻成山头的负担,大大缩短航程,减少费用,我看可行。

    市民:枕着莱州湾的浪花长大,梦境里永远是浓郁的乡土气息。还莱州湾、胶州湾一片纯净,给子孙后代留下海洋的富饶,我辈当仁不让。

    市民王先生:“胶莱人工海河”是大手笔工程:这条人工海河,将贯通胶莱两湾,形成渤海、黄海大环流,增强两湾水交换能力,改善海洋生态环境;开辟贯穿黄渤海的航运通道,使之成为中国的苏伊士运河,打造一条贯穿山东南北、改变山东全省经济格局的经济走廊。但我有个疑问:开通运河后,海水是从莱州湾流向胶州湾呢,还是从胶州湾流向胶州湾?

    反方:

    网民蛏子:代价太大,收获不清楚。沿途修建许多桥梁,占用农田,海水渗漏可能导致盐碱化。胶州湾是半封闭的,也有很多污染排不出,把污染的胶州湾与污染的莱州湾连起来,就可以解决污染问题了?至于通航,完全没有必要,山东公路网发达,需要东西向的运输,中间横条运河不知是促进还是阻碍了运输?运河的规模肯定不能走大船,去问问哪一个油轮或集装箱船或渔船想从这里走!

    市民田先生:打造世界第二海水运河,欲与著名的苏伊士运河争高下,这听上去热血澎湃的工程虽让人兴奋,但在陶醉之余,理性的人们还需直面工程实现的难度与可能导致的问题。

    另外,既然这位学者承认山东半岛两侧的胶州湾、莱州湾水域近年来污染加重,为什么不去治理污染之源,却仅仅让两片都被污染的海湾之水“交流”,这能从根本上起到排除污染、改善生态环境的作用吗?

    要改善海湾水体的生态环境,关键还是要去查堵那些污染之源,别让那些污染物下水,企望建个“海水运河”来解决污染和生态问题,至多不过是将“胶州”与“莱州”的污染中和一下而已,如此“治污”显然是舍本逐末、治标不治本的。而海水运河可能带来的引“污”上岸,破坏陆地生态,千扰百姓生活的潜在隐患倒是不得不充分考虑的问题。

    市民李先生:将美丽的预期展现出来,只言其利,不言其弊,类似的做法在很多大型工程的上马之前都曾出现。笔者既无意也不能“叫停”诸如打造“海水运河”的浩大工程,只是期待对于如此巨量投资的大项目,必须本着对群众负责的精神,在百般说明其好处之时,也要将可能的“副作用”公之于众。相关部门不妨在将相关的工程细节、可行性、安全防护、污染防治、应急预案等做了充分科学论证与民意听证之后,再谨慎决策不迟。切莫因一招不慎,而叫这些“改天换地”的伟大工程变异为满盘皆输的造“疤”工程。

  争议:利国利民,还是劳民伤财?

    读者的这些或赞成或反对的观点,在专家层面,也同样存在,并且争论激烈。

    开凿“运河”必然要付出巨大代价,利弊该如何权衡?一系列的争议由此展开。


    王诗成认为,目前莱州湾和胶州湾存在较大落差,再加上海水大环流特点,海水具有强大动力,可以从潮位较高的莱州湾,沿人工海河一路奔腾到青岛的胶州湾,再从胶州湾进入黄海,两大海湾生态环境问题可以迅速好转。海水互换,不只发生在两湾之间,而是黄海和渤海之间。

    早在2005年8月15日,在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组织召开的胶莱人工海河项目前期预研方案研讨会上,中科院海洋所、中国海洋大学等9个单位的15位专家(其中有7位院士)组成专家组进行了研讨。

    质疑者认为,开凿“胶莱运河”的实际功能是可以缩短一定的航程。但有没有必要非开凿这样一条运河,尚需综合各种因素加以仔细论证与权衡。

    质疑一:

    以西安交通大学社会工程研究中心的霍有光为代表的专家学者曾三评开凿“胶莱运河”的实际功能:

    他认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元明时期开凿胶莱运河,虽然全线河床均高于海平面,但一直无法避免每日二次潮汐带来的不利影响。由于海湾呈喇叭型,自口外向口内渐狭,外海潮流受渐狭地形约束,潮流指向运河河口内,强度逐渐增强,据《明史》记载,这样的情况最终造成“南北兰百馀里,潮水深入”,“渠口一开,沙随潮入”。

    而今日,开凿的胶莱海洵河道,是否还将成为莱州湾、胶州湾潮水输送和储存泥沙的场所呢?古代胶莱运河所遇到的淤积难题会不会在今日设计的胶莱海河上一再重演?长此以往的积累下去,两湾会不会最终消失呢?

    质疑二:

    山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认为,山东陆路交通发达,再投资人工海河恐怕会出现基础建设重复投资问题,“山东基础建设投入已经很多,目前应该重点投入到企业技术改造和自主创新方面,现在不是大兴土木的时候。”

    山东省交通运输发达,路网密度大。在如此发达的交通上,建一个区域性的海河,是否有些浪费?而海河建成后,又不得不新建跨越胶莱运河的交通桥梁,这样做便利了交通还是阻碍了交通?

    目前,山东拥有16处主要港湾和51处可建深水泊位的优良港址。现有青岛、烟台、石臼、威海、龙口、岚山等6大港口,均为正式对外开放的港口。此外,还有石岛、蓬莱、东风、莱州等地方性港口。假若海运改走胶莱海河,那原有的海港设施就会闲置,这算不算是一种浪费?

    质疑三:

    另一个关平民情的问题是,目前,全省盐碱化土地高达1000多万亩,如果在半岛开一条人工海河,会不会造成更大范围的土地盐碱化?对此,王诗成告诉记者,预研方案已把土地盐碱化的问题作为预研重点课题之一。曾参与方案研讨的专家组认为,从国际上看,有防治土地盐碱化的成功经验;从国内看,目前国内科技水平和技术能力可以解决这一难题。专家组认为,反而可以利用人工海河建设契机,缓解和改善胶莱两湾的地区已经存在的土地盐碱化问题。胜利油田的总工程师何富荣已经拿出解决方案,既节约工程造价的50%以上,又可以解决海河开挖造成的土地盐碱化问题,并缓解和改善胶莱两湾原有的土地盐碱化问题。王诗成说,“目前来看,人工海河造成的环境问题可以解决,而且人工海河流经之地地势平坦,施工上没有苏伊士运河那样的难度。”

  期待:前期论证相继展开

    在今年年初山东省政协会议上,山东省政协常委许云飞上交了一份提案,从提升青岛区位的角度也提出开凿胶莱运河的设想。专家称,一旦胶莱人工海河建成,青岛至天津可以减少航程2/3;更有利于改变青岛、烟台西部地区及潍坊东部地区的落后面貌。


    事实上,酝酿中的“中国苏伊士运河”诞生之初即受到山东省政府及国家海洋局高层的重视,论证工作相继展开。

    今年年初,在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关于加快推进胶莱人工海河项目预研的提案“被省政协列为3号重点提案办理。其后,提案还被我省呈报到全国的政协会议上。

王诗成称,为尽快激活项目的预研工作,他已经向政府提议列支、300万元作为专项经费,并正在建议将该项目纳入生态省肄设和国家“碧海行动计划”组织实施。

    最近,青岛海洋大学联合全国100个海洋科学家正在自发研究人工海河的可行性,正在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报告;敦促政府尽快立项;人工海河预计前期预研费用l亿元,整体投资1000亿元,国家发展银行行长陈元最近4次批示,所有费用发展银行可一家独立承担……在国家发展银行投资意向之前,已有六家风险投资公司跃跃欲试,而且都想自己单干。”王诗成向本报记者透露,风险投资公司已经看中了“胶莱人工海河”的巨大商机。竞争的六家风险投资公司中,有三家来自香港,一家是青岛的伟龙投资有限公司。

    专家估算,河道所占土地现在每亩1万元的价格也将在人工海河完成后增值超过30万元,如此一来,8.2万亩河道口上80万亩的两岸开发区,土地增值潜力巨大。

    王诗成表示,该项目因为其巨大的开发价值和投资回报,可以充分吸引社会资金。“如果全部按照市场化运作,5年内即可开工,整个工程3年即可通航。”记者 庞见波 通讯员 王相国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