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日出或日落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0-19 10:15:42 

  很多外地来的朋友问我:“岛上有什么可看的?”我总是说:“来看日出或者日落吧。”许多人抱着几分怀疑,问:“你是不是海岛人,你怎么不说来吃海鲜呀,怎么不说来海边玩呀,日出或者日落哪里都有,哪里都可以看,有什么特别的吗?”是呀,有什么特别的呀,现在的人们走的地方多了,看的日出也多了,他们看过国内外那么多的日出日落,我们这个小小的海岛,似乎没啥看头。

  吃海鲜,在海边玩,自然是来海岛旅游必要的项目。可是,哪怕久居岛上,我依然固执地希望大家来看日出或者日落。或许,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固执。

  翻开写岱山的古诗词,有许多人写了“蒲门晓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诗人们对岛上的日出也有一种执着。同样题为《蒲门晓日》,清代诗人刘梦兰是这样写的:“啼断朝鸡曙色明,早潮生处日俱生。不须远驾秦皇石,来看扶桑万里程。”而清代的王希程则如此写道:“万重海水连天白,四面山光向晓青,涌出一轮红日丽,蒲门空阔接苍冥。”同样是清代的陈文份则写得更详细些:“蒲门山峙岱山东,屏帏高亭港溆通,两岸潮声喧震荡,一轮旭影照曈昽。鸡鸣紫陌天初曙,乌吐丹丸野似烘,好趁曦光铺网晒,滩头忙煞打鱼翁。”虽然是清代的诗人,陈文份对岛上渔民的生活描写倒是与现代的渔民生活没什么区别。而民国的叶尔良,曾任岱山场知事的他,是这样写“蒲门晓日”的:“鱼鳞万瓦洗清霜,吐纳沧溟指曙光,惊梦莺声啼隔叶,临流帆影射搏桑。关名莫误唐宗度,堠馆烦催陆贾装,罗列诸峰窥众妙,海天无际捧朝阳。”清光绪《定海厅志·岱山图》中有“蒲门港”之名。蓬莱十景的“蒲门晓日”就在此处。可见,从清代开始,岛上看日出也是诗人们的日常了。

  很小的时候,我们的乡土教材里就有蓬莱十景“蒲门晓日”。但时至今日,没人说得清这个景到底是怎么样的,没有谁真正地拍下过“蒲门晓日”。这个蓬莱10景或许只是这些诗人笔下的景色。

  小时候我曾问过父亲:“看过蒲门晓日吗?”父亲只是答非所问,说:“不就在小蒲门或者大蒲门吗,有什么可看的。”后来,我曾心血来潮问了身边许多的朋友,有没有看过蒲门晓日,有没有看过自己岛上的日出。许多人说,没有看过日出,但是看过日落。

  有一位热爱旅游的朋友,细细回想了下,惭愧地说,自己去过许多地方,看过泰山的日出,看过云和的日出,看过泰国芭提雅的日出,却没有看过自己国家岛上的日出。至于蒲门晓日,同我一样,只限于书上的,只限于文字上。

  我还认识一位朋友,她一直在找一位可以陪她看日出的人。我问她找到了没,她说,有许多可以一起看日落的人,但一直没能找到可以一起看日出的人。在岛上,看日落似乎容易些,随便哪个日子,看看今天天气不错,叫上几个人,开着车随便到哪里总能看到日落。只要在海塘,只要有海滩,只要往海边,总能收获一分夕阳下山的景色。

  甭说他人了,我自己何尝不是呢?我也是在岛上看了无数次的日落,却只是在女儿出生以后,才与女儿一起看过一次日出。当然,在岛外也是如此,和不同的朋友在不同的地方看过日落。但却没有和哪一位朋友看过日出。至于一个人看日出的经历也有,但遗憾的是,那天天气不好,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情形。

  岛上有许多可以看日落的地方。对于热爱摄影的人们来说,肯定不会错过峰景湾大桥。每次站在峰景湾大桥看日落,哪怕是站在同一个方向,依然会收获不同的日落。有时候是淡雅的,有时候是热情的,或许,因为每一次日落的不同,让我住在岛上也不觉得遗憾。

  有一位朋友曾看着日落流泪。我挺好奇的。问她,为什么流泪。她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说,那天,她骑着自行车,从县城骑到东沙小岙渔村附近的海塘边。一个人欣赏着日落,看着日色渐渐褪去,直至入夜,远处的海变得昏暗,荒芜,就莫名地流泪了。我试了几次,可能感情不如她浓烈,始终没有流泪。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