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诗成:苏伊士运河的山东狂想

来源:□ 本刊记者  赵方新   发布时间:2015-05-21 03:50:45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笛卡尔却说我思故我在。敢跟上帝叫板,莎士比亚借哈姆莱特之口赞美道:你这万物之灵长!怪只怪上帝把他Cope得太像自己。

思想力的锐度和深度往往构成一个时代的重量,一个没有孕育出伟大思想的时代是苍白无力的。

王诗成关于“胶莱人工海河”的构想自提出那天起,就成了坊间街谈巷议和学界争论不休的焦点,甚至有人说“人工海河”不过是王诗成的一个狂想而已,但王诗成说:“谁也不能否认任何重大的创造发明,都是从假想开始的。”

本刊记者 赵方新

韩国新总统山东觅知音

即将就任韩国新总统的李明博近来老走背字,除了要接受特别检察官对于他是否参与“BBK股价操纵案”的调查外,有件事更让他闹心不已,那就是他当初竞选总统时承诺一旦当选,要在韩国开挖一条长500公里、连接南部港口釜山与首都首尔的大运河,如今选民要求他赶紧变现这张空头支票。但强大的反对声也随之而起,“修建大运河无异于一次疯狂而愚蠢的举动”。

李明博听说中国山东有个叫王诗成的人早在几年前就提出一个海洋运河的设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他急忙照会韩国驻青岛总领事:快去找王诗成先生讨要个“锦囊妙计”。

不巧的是,王诗成当时正在美国休假,一场有关两条海洋运河构想的国际碰撞遂失之交臂。

王诗成,现任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副厅长,国内知名海洋学者,“胶莱人工海河”的大力倡导者。

“当总统的想展开这么大个项目都举步维艰,我们平常人的难度可想而知了。”坐在记者面前的王诗成面带淡淡的笑意,经历了几百场“媒体的炮火洗礼”,他的从容已修炼得臻于化境。“前段时间我在美国度假,开始几天倒时差,剩下的时间赶了三篇文章,一篇给我老家长岛做的新发展新定位;一篇是给省委、省政府关于落实山东‘一体两翼’发展海洋经济的建议,第三篇就是我将要递交中央领导的《关于将“胶莱人工海河”工程纳入国家重大战略工程备选项目的建议》,你可以在我的网站上看到全文。”

说着他打开身边的电脑,在《海洋财富论坛》网站上找到那篇文章逐字逐句地读起来,地道的胶东口音,镜片后闪烁着兴奋的眼神:“综合社会各界及专家意见,建设现代化、健康美丽、充满生命活力的多功能海河,是改善生态环境、繁荣运河经济、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盛世建设海河工程,具有载入史册的重大历史意义……”

王诗成脑海中的胶莱人工海河是这样一条河流:它南起黄海的胶州湾,北止渤海的莱州湾,经由原胶莱河路线拓展成一条长150公里,宽1000的新海河,微风拂波,鸥鸟低翔,船舶川流不息,两岸新兴的城市走廊次第崛起。“最初的想法应该比较早,形成比较成熟的构想在2003年底,真正见诸文字是在20044月”,当时一篇名为《关于“建造人工海河 贯通胶莱两湾 加快水体交换 再现碧海蓝湾”的建议》以内参形式出现在山东省领导的案头,署名正是王诗成。

到底是什么激发了王诗成天马行空的狂想,继而一条虚拟的河流开始奔流,开始牵动山东乃至世界的心跳?

渤海在哭泣

“我心里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楚,一个造纸厂就能破坏一个海湾,几个污染企业就能毁掉整个黄渤海。”与海洋打了40年交道的王诗成见惯了近海污染事件,不过见惯不等于习惯,他总不能像有的人那样见怪不怪轻描淡写,一说起这些仍不免情绪激昂。“过去渤海黄海有连片的黄金渔场,每到捕捞季节就会形成大海市,什么鱼盆虾盆聚宝盆啊,人们怎么称赞都不为过,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王诗成算了一笔帐,“过去渤海最高年份仅生产东方大对虾高达近4万吨,其中莱州湾的产量为16千吨,按照现在每斤100元来算,价值是八十个亿,莱州湾就是三十多个亿,其经济效益是相当可观的,但是现在那里的对虾基本绝迹了。渤海在哭泣呀!”

王诗成的老家是个典型的海岛渔村,“人杰地灵,有一定的仙气,村里出了很多当官的人”。小时候的他最崇拜当造船工人的父亲,当父亲从黄海造船厂的技术比武大会上拿回一张大奖状时,他心里闪现了一个念头:“一定要超过父亲,造一艘世界上最大的船去征服海洋”。初中上了两年,赶上文革闹得最凶的那阵,王诗成准备离开学校去干临时工,他的班主任老师贾守本觉得可惜,把他叫到一个废弃的碉堡边谈心,劝他回去复读,争取上高中,“知识终归是有用的。”王诗成的回答是:“知识是有用的,但不一定都在学校里学。”老师一见他这么有主见,只说了句“走你自己的路吧”。

此后,吹惯了海风听惯了海涛的王诗成成了一名割鱼工,拖网、围网、流刺网,吊网、卸鱼、扒仓,爬上高高的桅杆当“渔眼”,五年的出海经历让他对大海有了“切肤之爱”,“这种感情没有出海经历的人是永远不会产生的,也是他们难以理解的”,正是这种对海洋的特殊情愫激荡着他,让他对海洋受到的哪怕一点点“虐待”都感同身受。

“现在渤海的污染已经达到了临界点,部分入海口已经成为死海。不客气地说渤海污染已经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对外形象!”王诗成长期从事海洋渔政监管,常年跟海洋泡在一起,眼见自己热爱的蓝色国土日益“荒漠化”,爱又多深就有多痛,“年年治污为什么不见效?因为那些不法企业自有对策,污水平时不放积攒着,等个大雨夜偷偷排放,所以小雨小灾,大雨大灾,中雨中灾。”

正是围绕着渤海污染治理的不断思索,王诗成提出了“治”与“疏”相结合的思路,人工海河就体现了“疏”的思想,它针对半封闭海湾水动力弱、自净能力差的情况,运用人工调控方式来改善莱州湾和胶州湾的生态环境。其后不久,随着思路的逐渐打开,王诗成的构想也从以治污为主的生态意义飞跃到了经济建设上,“海河开通后,渤海的水体交换将从三十年交换一次,加速为三到五年一次,同时两岸长达300公里的黄金海岸带将成为山东乃至全国的新经济隆起带。”

尽管这条让王诗成“一提起来就激情澎湃”的河流目前尚只是流淌在纸上,但它一经媒体披露,还是激起了千尺风浪,并不亚于一条真实的河流。

画饼充饥还是痴人说梦?网上不乏类似甚至更尖刻的质疑,王诗成一笑了之,“你们写东西的人都知道,凡是能够传世的文学作品都是有争议的东西。”

反对的声音是好事

20071121,王诗成等著的《世纪宏图——胶莱人工海河》在济南举行了首发仪式,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王诗成把反对的意见和不同见解的论文原封不动地“照单全收”,“这么大的工程没有反对的声音是不正常的,而且反对的声音也不都是坏事,它能给你提供考虑问题的另一个侧面,至少说明有人在关注这件事。”

到目前为止,人们围绕胶莱人工海河的争论主要集中在:渤海和黄海打通之后能否形成正常的水体交换?会不会造成海河两岸土地的盐碱化?会不会把莱州湾的污染扩大化到胶州湾?1000亿元的投入值不值得?

许多专家对胶州湾和莱州湾水体交换存在分歧,“人工海河第一位的问题,是海平面问题,即胶州湾和莱州湾的海平面有没有足够大的落差,能使海水从一边流向另一边?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海河水流动不了,就是一条死河。”

“现在谈论开挖建设胶莱海河利大还是弊大为时尚早,根本没什么意义。”谈起对胶莱人工海河项目的看法,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经济技术分会的秘书长董罗海教授说,“如今,‘胶州湾和莱州湾水体交换数字模型’都还没做出来,胶莱海河在理论上能否存在都是未知数。”

2005928,山东省原省长韩寓群在听取了王诗成的汇报后,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工海河建设,我最担心的是土地盐碱化问题”。 但王诗成认为,只要措施得当就可以避免。海河实行封闭式施工,先将河道修成不渗透的明渠,然后再开闸放水;另外河道大量的挖土将大幅度抬高两岸的地面,海水很难和河道两岸的土壤接触,能够接触的两壁和底部都采取防渗透措施,解决了海水渗透问题也就能从根本上避免造成海河两岸的盐碱化。

在反对的声音来自青岛籍的专家不在少数,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莱州湾的污染会不会传递给胶州湾。王诗成说,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目前胶州湾的污染也已十分严重,开通海河的生态意义是双向的,而且海河建成后受益最大的将是青岛,青岛港口龙头地位将更加突出,不靠海的平度市也将成为重要的港口滨海新区。

反对建造人工海河的声音中,认为海河建造代价太大得不偿失的声音最为强烈。王诗成认为这样代价跟它的现实效益相比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而更重要的是胶莱人工海河对山东而言,不啻为一次登高发展的良机。

上帝送给山东的礼物?

2007年底,王诗成长期的奔走总算结出了一颗不太丰盈的果实:国家拟将与胶莱海河有关的研究纳入渤海环境保护“十一五”国家级战略行动规划。

虽然离项目的真正落地依然相去甚远,但毕竟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中国环境科学院资深研究员、《渤海环境保护总体规划》编制组组长夏青透露,由于胶莱人工海河项目尚未进行过预研和可行性研究,因此不能以胶莱人工海河名义列入《渤海环境保护总体规划》。以“水体交换率评估”名义列入总体规划是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式,实质上是对胶莱人工海河的相关研究。

有媒体评论说:胶莱人工海河正在上升到“国家层面”,不再像以前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

王诗成告诉记者,“胶莱人工海河一旦实施,对山东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在一定意义上说,胶莱人工海河是上帝送给山东的一件礼物。因为放眼全国,山东作为一个经济大省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级的战略经济区,而胶莱人工海河建成后,我敢断言那时渤海和黄海的污染问题应该解决得差不多了,但海河两岸成长起来的经济带,尤其是平度段将是一个类似于上海外滩,比天津滨海有更独特优势的地带,所以山东要争取国家战略层次上的滨海经济新区,胶莱人工海河正可担此重任。”

到底是世纪宏图还是天方夜谭?王诗成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对胶莱人工海河的前景非常乐观,我相信在有生之年我会看到这条流淌着健康清澈的海水,孕育了勃勃生机的现代化城市走廊的运河的。”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