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捕鲸场面:洋面被血染红海滩白骨累累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15-05-20 18:20:09 

新浪环球地理讯 北京时间727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国际捕鲸委员会第64届年会近日召开。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政策分析师利-亨利在会上发布报告称,包括日本、挪威、冰岛在内的世界多个国家无节制的捕鲸行为已经严重威胁了鲸类、海豚等生物的生存。美国国家地理网站通过一组血腥的捕鲸场面,揭露残忍的捕鲸行为,呼吁人类加强对鲸类和海豚的保护。

鲜血染红海面

国际捕鲸委员会并没有对捕猎巨头鲸的行为进行管制。如本图所示,在北大西洋法罗群岛,大量的巨头鲸被捕猎,鲸血染红了海面。尽管国际捕鲸委员会曾经发布过对大型鲸类商业捕猎的禁令,但是许多国家仍然大肆捕猎,如日本、挪威和冰岛等。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政策分析师利-亨利参加了67月份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第64届年会,并发表报告称,可能另外有新的国家加入到这一队伍。亨利表示,“韩国曾经表示,他们有意在2013年大会上提出一项科学捕鲸计划。最关键的是,另一个国家计划单方实施捕鲸行为,而且没有受到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监督。”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商业捕鲸禁令未发布之前,韩国每年捕猎大约1000头鲸类。

日本日南市猎人利用小船和大网将成群的海豚拉到近海峡湾中进行屠杀。前几年,日南市终止了延续多年的一年一度的捕杀海豚行为,但是这种传统的捕杀方式仍在继续。在日本其他一些地区,大规模屠杀仍在继续。2009年拍摄的纪录片《血色海湾》揭露了日本太地町海湾血腥屠杀海豚的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极大愤怒。许多人强烈要求终止这种残忍行为,但是日本政府仍然允许渔民有限制地捕猎,即捕猎上来卖到水族馆或杀掉食用。日本外交部渔业部门负责人Yutaka Aoki表示,“有的国家可以吃牛肉,就要允许另一些国家可以吃鲸肉或海豚肉。”

在格陵兰岛卡纳克地区,捕鲸者正在处理一只独角鲸。北极圈附近的本土居民捕猎独角鲸,除了获取它们的鲸肉以外,还要切割下独角鲸的皮和长长的獠牙,因为独角鲸的皮是维生素C的重要来源之一,而独角鲸也因为长长的獠牙而获得“海麒麟”的美称。在欧洲中世纪时期,独角鲸獠牙的价值比同等重量的黄金都要贵8倍。现在,每根独角鲸獠牙仍然可以价值1000美元以上。人们对于北极圈附近的独角鲸数量仍然知之甚少,不过有人认为这一物种并没有处于濒危状态。《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警告称,如果独角鲸獠牙贸易未能得到严格监控和管制,未来这一物种灭绝的可能性将大增。据了解,部分地区的独角鲸数量已经处于危险之中,包括格陵兰西海岸附近海域。

俄罗斯远东楚克奇地区本土居民谢尔盖-普金尼奥特正在使用一把俄罗斯军用枪械射杀一头灰鲸。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制定的土著居民生存捕猎限制,俄罗斯远东楚克奇地区和美国华盛顿州本土居民可以捕猎东北太平洋灰鲸,2008年到2012年捕猎总数限制在620头。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现在的规定,土著居民生存捕鲸许可适用于,丹麦人限额捕杀格陵兰长须鲸、驼背鲸和小须鲸,俄罗斯人可以捕猎西伯利亚灰鲸和北极露脊鲸,美国人可以捕猎阿拉斯加北极露脊鲸和灰鲸。历史上,鲸类是许多土著居民重要的食物来源。不过,一些环境主义者认为,在如今的世界,这些限额已经被滥用。

20052006年度,日本捕鲸船在南极海捕猎了大量的鲸,尽管在此过程中遇到了鲸类保护主义者的强烈反对,保护主义者甚至动用自己的船只企图阻止日本人的捕杀行为。日本人每年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指定的海域捕杀大量鲸类,如南极海。这个面积约为5000万平方公里的水域,生活着世界上大多数的鲸。日本捕鲸船都是打着科学的名义实施屠杀行为。

鲸类的鲜血从一艘日本捕鲸船的甲板上溢出流入南极海。日本捕鲸船至少还在表面上以科学为借口,而挪威和冰岛则不顾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禁令,纯粹以商业为目的。亨利表示,“冰岛的捕鲸行为完全没有顾忌,它们在没有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监督下进行作业,本质上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方式。”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自1986年商业捕猎禁令实施以来,日本、冰岛和挪威总共捕杀了3万多头鲸。

2005729,日本捕鲸者在屠杀战利品。日本人声称他们的科学捕鲸是遵守国际法的,但是他们的行为遇到了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等国家、地区或组织的抗议。亨利表示,“在21世纪,没必要进行这种致命的研究,他们完全可以通过非致命性的研究技术得到同样的信息。”在日本,许多人把鲸类看作是一种可以捕猎的渔业物种。

日本商店中展示的鲸肉制品包装。在日本,科学捕鲸和随后出卖鲸肉,都是合法的。亨利表示,“很难理解他们的动机。他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是一种政府资助行为。大部分的鲸肉都被冷冻保存,因为市场需求并不大。而且相关研究表明,鲸肉中有毒的汞含量很高,这真是很难解释。我认为我所听到的最好的理论就是,在日本这个国家中,对海洋资源的研究也非常重要。他们需要维持这种基本手段,他们不希望放弃任何获取资源的权利。”

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名男孩正坐在一头被捕杀的海豚身上,观看其他村民继续他们的传统捕猎行为。一直以来,海洋生物都被认为是一种必要的营养来源,像这种捕猎方式自古就有。岛上一代代居民仍然继续练习这种技能,他们要学会理解海豚的行为。他们可以利用木桨、竹竿和巨石来干扰海豚之间的交流,从而实现猎杀的目的。

印度尼西亚拉马勒拉岛上的捕鲸者正在与一头抹香鲸展开激烈的战斗。拉马勒拉岛上居民使用的这种木船是手工打造的,并使用一种神秘的固定材料。当鱼叉叉到一头鲸时,捕鲸者就立即用绳索将其绑住并拖到船上。这样艰苦的战斗可能要持续一整天或更长时间。当地捕鲸者捕杀鲸类主要为获取食物来维持整个村庄的生存。根据拉马勒拉岛的规定,鲸类的每个部分都可以在岛上村庄中交易,当地人仍然保持着原始的实物交换制度。

在马达加斯加南部海岸边的拉瓦诺诺小渔村,一名当地人肩上正扛着一个海豚头。渔业捕捞是海豚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在许多地区,包括马达加斯加,刺网是海豚被困的重要原因。一旦被困网上,海豚的结局通常都是死亡。

斯瓦尔巴特群岛上的一堆白骨见证了捕鲸行为的鼎盛期。群居的小型白鲸通常生活在北极和亚北极海域,在那里它们常常成为当地居民攻击的目标。但是,在斯瓦尔巴特群岛,它们是受保护的。从18世纪开始,斯瓦尔巴特群岛开始大规模捕猎白鲸,直到1961年挪威开始保护白鲸。在过去四十年间,斯瓦尔巴特群岛的白鲸数量渐渐恢复。尽管许多种类繁殖很慢,但是全球鲸类数量已经呈现出复苏态势,只要人们继续给予它们保护性空间供它们繁殖与生存。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