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深探盲 寻找大矿富矿——专访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光鼎

来源:中国黄金网   发布时间:2015-12-23 11:51:01 

几经协调,《中国黄金报》记者终于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海洋地质与地球物理学家刘光鼎,商定好了具体的采访时间。因为他实在太忙了,要抽出一整段时间进行专访,确实不易。

几经协调,《中国黄金报》记者终于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海洋地质与地球物理学家刘光鼎,商定好了具体的采访时间。因为他实在太忙了,要抽出一整段时间进行专访,确实不易。

“搞石油的找我,搞金属矿的找我,搞海洋的找我,搞陆地的也找我。我这里最近乱得很。”一见面,刘光鼎就向记者解释着。由于是老相识,而且较长时间不见,所以,两人见面后格外亲切。

刘光鼎拿起沙发上的一份《海洋学报》说:“他们知道我喜欢书法,让我题词。我不能推辞,就写了。”

这时,一位年轻女士拿着一本诗集走进来,说:“刘老师,我的诗集印出来了,先送来一本,你帮忙多指导。”

在我国众多院士当中,刘光鼎绝对是多才多艺的。他不仅在太极拳方面具有极高的造诣,而且工作之余,还喜欢挥毫泼墨、一挥而就。他喜欢诗词,多年以前就出版了《渔樵之歌》诗集,近些年仍然在坚持诗词写作。他还是一个武侠迷,特别喜欢武侠小说。了解他的人,能够从他的人生经历中,看到侠义之士的傲骨。

尤其是在他的专业研究领域,体现得更加明显。

运用科学理论 推进找矿重大突破

《中国黄金报》:

您一直强烈呼吁“攻深探盲,寻找大矿富矿”,这一理论跟当前的“就矿找矿”理论区别在哪儿?

刘光鼎:

“攻深探盲,寻找大矿富矿”,这一理论我已经提出好多年了。但是,从地质找矿的实际情况来看,并不理想,甚至有的人还置之不理。

当前,一些地勘单位或者矿山企业在一味地坚持就矿找矿,围绕地质露头找矿。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非常落后的,这一理论需要完善和创新。

只看到了地质露头,就认为可以找到矿了。那么,深部没有出露到地表的部分怎么办,还是依靠眼睛和锤子吗?当然不能了,有地球物理方法为什么不用?

“就矿找矿”理论源于苏联时期,具有浓厚的经验主义色彩。当前,地质找矿更需要科学的理论与方法。您认为,应当怎样科学找矿?

几年前,我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过一封信,专门探讨科学找矿。这封信被批示后,得到国土资源部的高度重视。我的记忆中,温家宝曾经四次批示,要加强科学技术在找矿中的作用。

我写过一篇文章,即《用科学发展观统领矿产资源工作》。在地质找矿上运用科学发展观,主要就两条,一条就是讲求事实,一条就是按规律办事。要做到按规律办事,就要采用地球物理的方法。否则,就很难知道规律在哪儿,可能要造成很大的资金和人力浪费。

“三横两竖、两个三角”边界有金属矿

《中国黄金报》:您曾经提出“三横两竖、两个三角和新生代海相残留理论”,这一理论对于当前寻找金属矿,具有哪些现实价值?

“三横两竖、两个三角”是我在重力、磁力和地震分析成像的基础上,对中国大地宏观构架的简单概括。第一横是天山—阴山—燕山,第二横是昆仑山—秦岭—大别山,第三横是扬子跟南华的界限,就是南岭。所以,三横就是不同块体的结合部位。

两竖是大兴安岭—太行山—武陵山这条线和贺兰山—龙门山这条线。分割后形成了两个三角,包括柴达木、祁连山(600720,股吧)和松潘、甘孜地区。

在“三横两竖、两个三角”的边界上,正是岩浆断裂活动最频繁的区域,地震多发的地方,具备金属矿形成的有利条件。如果在这些区域没有发现大矿富矿,说明我们的工作程度还远远不够,只要肯加大工作力度,一定会有惊喜发现。

在“三横两竖、两个三角”的边界上寻找金属矿,具有哪些地质理论依据?

在边界上,岩浆活动频繁、断裂厉害,金属元素在地幔中形成,被岩浆活动带上来,沿着地质断层寻找出口。因此,在“三横两竖、两个三角”的边界上,在岩浆活动频繁的地方,就是金属矿分布的地方,找矿就应该在这里下功夫。

一个原则、两个关键、三个结合

根据科学理论,在地质找矿上,您还有一套独特的方法论,主要是什么内容?

地质找矿要实现重大突破,必须真正依靠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根据区域地质特征,坚持科学发展观,加强综合研究。

具体来说,要坚持以活动论为基础的现代地质科学理论作为指导原则,紧紧抓住岩石物性和物理模型这两个关键问题,因为包括密度、磁力、磁化率等在内的指标,都是岩石物性的鲜明特征,要想将地质与地球物理结合起来,就需要深入了解岩石物性,并根据相关数据,建立物理模型,这是关键与核心。

同时,要坚持地质、地球物理、地球化学的有机结合,以及地球物理中正演与反演的结合,尽可能掌握更多的资料,以开放的心态,吸收各种理论的营养成分,边找矿、边总结,在不断总结中提出新的概念。

在地质找矿上,是否需要根据遇到的新问题和新的状况,不断进行理论创新和方法创新,而不能急于求成?

是的,理论和实际需要多次反馈,才能不断逼近真实,不断逼近结果,不要着急一脚就踢进大门,尤其是以找大矿、富矿为目标,更需要攻深探盲。

当前,浅表层矿大部分已经在开采,或者走向枯竭。实施深部找矿已成必然,其中,我们没有发现的矿还很多,必须加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消化创新,才能找到出路。

山东的胶东地区,在寻找金矿上,钻探到三四千米,找到了客观的黄金资源储量,但是深部还很有潜力,这就是很好的攻深探盲的证明。

黄金储备是大国博弈的支撑

近年来,我国黄金资源储量正在稳步增长,国际金价却进入下行通道,对于黄金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您有何认识和评价?

近两年,黄金价格下跌,原因很复杂。我是研究找矿的,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认为黄金至少是一种特殊矿产,绝对不同于一般的应用性矿产。因为,黄金是硬通货,曾经是最好的货币。

从历史来看,俄罗斯能够重新崛起,关键是有黄金和石油储备,两者均起了很大作用。当前,在大国博弈中,俄罗斯能够如此硬气,与它具有足量的黄金、石油、天然气储备,具有重要关系。

为增加黄金资源储备,我国还需要从哪些新的领域入手?

新疆、青海、西藏不仅区域面积广阔,而且地质科研工作薄弱,肯定是潜力区域,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些区域的石油和金属资源潜力都巨大,荒芜的沙漠中,也可能发现新的资源储备。

此外,山东胜利油田的原油中就含有黄金,要想提取出来,需要科学技术的进步,这也是地球化学的未来课题。

海外资源开发需顶层设计

对于我国大型黄金企业到海外开发资源、并购企业,您有哪些建议?

资源是全球性的,应该得到合理的配置。石油资源就非常明显,经济大国不可能只在国内开采,到资源丰富地区开展合作与并购,才能满足国内发展的需要。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实施,能够通过铁路和海上通道,将蒙古、俄罗斯,以及南亚地区连接起来,将欧亚大陆串起来,形成一个利益整体,可以有效解决石油问题,以及金属矿产资源问题。

中国企业到海外开发资源、并购企业的风险是什么?

风险是多方面的,就我个人认为,首先要谨防贪污腐败,一些企业,以海外资源开发与企业并购为名,花费了巨款,却很难拿回来实际的东西。甚至,有的负责人携款潜逃,这是深刻的教训,一定要提高警惕。

尤为重要的是,要解决矿业发展的体制问题,需要国家从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从全局利益进行整体考虑。

改体制、养队伍

当前,我国理论创新、科研创新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新的思想、新的理论、新的技术出现,一般需要多年的积淀。但是,倘若有一大批科学家错落有致地百花齐放,就能够解决当前科研落后的现状。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改革体制。一些很有科研潜力的年轻人,稍有成绩后就“学而优则仕”,不断地应付各种行政工作,无暇再深入到科研中了。

在地质找矿领域,如何打造一支具有战斗力的高端科研队伍?

与其说需要一位科学家,不如说需要一位会计,这是科研领域的悲哀。在科研中,为什么很难培养出大师,归根结底还是思想和体制的约束。要打造一支精干的科研队伍,首先要打破旱涝保收的制度。不过,在当前经济利益驱动和刺激下,要使科研人员真正做到淡泊名利,确实很难,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问题。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