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海飞渡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9-07 16:32:47 

赵 威

  福建泉州,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晋江口蟳埔鱼鲜的滋味尚留齿间,往东北越40里,我来到洛阳江畔,访寻“千古石桥第一”之洛阳桥。人皆知洛阳古都卧中原,镶在东南八闽福地的泉州何来“洛阳”?一说唐宣宗怀揣重振大唐气象之风度,便服微行,览山川胜概,行至此地,大发“类吾洛阳”之感慨。一说唐初中原战祸频仍,百姓大举南迁,一路泥丸,跋涉到泉州的,多为河南洛水一带的居民,观此处山川地貌似古都洛阳,因名之“洛阳江”。溯江西上,群山逶迤数百里,重峦叠嶂,百溪汇流东去入海。洛阳江口,古代晋江与惠安两县交界处,海潮掀滚,“水阔五里,深不可址”,有“洛阳天堑”之称。那座宋代石桥便跨于此。
  车子顺海滨北行,一路领略闽南沿海建筑的别样风情,一道跨海飞梁霍地闯入眼帘。彩练行空,玉虹青霄,长虹卧波……本是慕名而来,这第一眼的印象使我想起了南宋知泉州府王十朋的诗:“北望中原万里遥,南来喜见洛阳桥。人行跨海金鳌背,亭压空江玉虹腰。”是啊!古桥,向来入得了诗词。
  穿过祠堂不远,就是洛阳桥。顺着千年的长石,来到中亭旁的古榕下,又是一片碑林。年代最为久远的“万安祝”,立于嘉熙二年(1238年)冬十月初四日,同样是宋代石刻“万古安澜”,斜镌石壁,同“万安祝”碑呼应,向世人诉说着千百年来的愿景。
  站在对面的镇风塔旁,凭栏远望,正逢落潮,江水早已浅了下去,露出大片湿地。筏型锐角桥墩披浪分流的壮景是看不到了,只见无数的牡蛎仍然固守着桥墩,我能想象“潮来直涌千寻雪,日落斜横百丈虹”的恢宏。远处搁浅的渔舟散落在湿地的水洼处、泥滩上,有海鸥,还有那不知名的长嘴鸟,静静地发着呆,这景色像极了浅淡的水墨画。倏地,画动了起来。
  不,是两只海鸥在动。它们追逐着,飞向长空,俯瞰长桥。今天,历七年之久、耗银千万两的万安桥,架起来了。两岸百姓再也不用冒舟倾人覆的风险了,这样的好日子,放在谁身上能不是一件乐事?我们选了上好的米酒,犒劳工匠,与太守一起开怀畅饮,三碗酒下肚,人人脸泛红潮,开桥仪式开始了。在震天的鞭炮声和鼓乐声中,我们迎着泉州湾的海风,走向桥端。两旁的武士像,威风凛凛,还有那月光菩萨塔、陀罗尼经幢塔、阿育王塔、镇风塔、五轮塔,镇守着长桥。天地间,好一派风光!恍惚中,来到桥的另一端,一个眉间含笑、丰颐长髯、峨冠宽袍的长者雕像伫立眼前,这位就是蔡公了。忽焉思散,从画中惊醒,回到现实,原来今日拜公像,浩歌胸中生。
  不知觉不觉中,往事已越千年。目光移至远处,一座现代化的跨海高速大桥上,川流不息,为古老的泉州湾点缀出勃勃生机。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