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地人造岛:海上家园或能居住和科研(图)

来源: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1-06 17:36:38 

大溪地人造岛早期设计就是为了模仿自然景色。图片来源:Blue Frontiers
 
  这是无与伦比的风景。
 
  右边,陡峭的火山被绿色铺满,并沿着海边的椰子林慢慢升起。左边,太平洋在正午时分的太阳照耀下闪烁蓝绿色。
 
  这里就是大溪地泻湖。一群企业家就决定在这里建造人工岛——具有约7500平方米的漂浮房屋及研究空间,它们由连接在一起的平台建成。如果顺利,该团队将在2020年将这一愿景变为现实。
 
  但是,这只是第一步,自称“海上家园传教者”的Joe Quirk如是说。他们的终极目标是要在开放海域上建立完整的、具有组合漂浮单元的自治地区。
 
  “法属波利尼西亚具有走向深水区的所有踏脚石:泻湖、环礁以及浅水。”Quirk说。
 
  Quirk是该项目背后支撑公司的5位管理者之一,他和同事提出人工岛可以作为测试新技术的实验室,还可以开发不同的社会结构,或者为沿海居民提供针对海平面升高的救生方式。
 
  这个非盈利机构海洋家园协会由谷歌前工程师Patri Friedman于2008年创建,并获得了来自硅谷等地有影响力人士的支持。然而,大多数媒体报道都持怀疑态度。
 
  但是海洋家园协会及其新成立的盈利机构“蓝色前沿”去年就已取得了不少成就。该团队于同法属波利尼西亚政府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提出了关于建设海上家园原型的基础工作。
 
  5月,该机构在大溪地有关方面会议中获得了动力,该会议有上百人参加。项目重点从建立图书馆式的绿洲转变到以治理方式主持实验活动,展示包括海水淡化、可再生能源、漂浮食物生产等自助式可持续技术。这一转变让项目实施变得严肃起来,甚至一些生态学家也对全天候漂浮实验室产生了兴趣。
 
  但该项目仍然面临令人生畏的挑战。建造团队必须让法属波利尼西亚当地民众相信自己会从中获益,而且建造人工岛原型需要足够的资金——预计会花费6000万美元。而且,即使建成,该团队还要说服全世界:人工浮岛不仅仅只是噱头。而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坚实的科学基础及广泛有用的技术,还要走很长一段路。
 
  “我们期望这个工程能够成为科学实验室。”大溪地法属波利尼西亚经济社会及文化局长Winiki Sage说,他一直在担忧该国的人才流失问题。
 
  美轮美奂
 
  设计的原型岛正在浮出水面,它的外观是“蓝色前沿”公共关系策略的关键部分。该公司目前的计划并不与海洋研究所网站上的概念图完全一致。而荷兰设计公司Blue21的Bart Roeffen已经为其制定了与景观和文化相适应的新计划。
 
  “我们正与大溪地的设计师合作,制作一些不像外星人入侵的东西。”Roeffen说。特别是,他计划从波利尼西亚造船术中获取线索。岛上居民使用的舷外独木舟稳定和轻便。连接的平台将确保下面没有任何珊瑚会被完全遮蔽并被杀死,以便扩大珊瑚礁物种的栖息地。
 
  该团队没有提供资金信息。Paypal创始人、曾是唐纳德·特朗普的“粉丝” Peter Thiel向海洋家园研究所提供了170万美元的资金,但他自2014年起就开始资助这个项目。此外,Quirk表示,他们有“一笔很不错的”种子资金。
 
  展望未来,该公司还希望通过出租岛上的空间创收,并为其他潜在的岛屿建造者充当顾问。除了雇佣Quirk和其他4名总经理外,“蓝色前沿”还招募了10名员工,并委托相关部门进行环境、法律和经济研究。
 
  备受支持
 
  “为什么建造海上家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回答。有些人被这个项目迷住了,因为它是把可持续设计推向下个层次的一个契机。对于居住在低洼岛屿上的人们来说,它看起来就像是“救生筏”。法属波利尼西亚马凯莫环礁市长Félix Tokoragi曾对“蓝色前沿”说,他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Tokoragi担心他的人民将成为气候变化难民。“我们依附于环礁,我们与自己的文化相连。”他说,“但我们并不反对这个想法,因为这项技术可以对我们面临的问题作出回应。”
 
  对另一些人来说,项目的吸引力在于自治和自力更生。
 
  目前,至少有一位科学家在为这个项目提供建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邻近的莫雷拉岛的一个野外观测站的执行主任Neil Davies表示,这个项目的吸引力是这个人造岛是一个研究基地,它将“填补海洋科考船与沿海海洋实验室之间的鸿沟”。
 
  Davies指出,船只在水面上航行,但“非常昂贵”,而且它们不会停留在原地。沿海实验室可以在一个地方长时间收集数据,但不能提供更深层水的信息。Davies梦想着漂浮的“海上家园”能进行低成本、长期的海洋研究。实验可能包括在礁石上修改pH值或温度,以模拟未来的环境条件,并“种植”不同的珊瑚,以调查哪一种珊瑚能在未来茁壮成长。人们还可以使用半永久性传感器和相机以及常规生物样本采集收集数据。
 
  一些没有参与这个项目的科学家也看到了其价值。“如果你有一个漂浮的岛屿,而且,你想进行长期研究,那是一个完美结合。”夏威夷大学海洋中心海洋研究主管Ross Barnes说。
 
  这所大学在海洋中建造了ALOHA站进行研究。自1988年以来,科学家们乘船进入该站近300次。Barnes说,一个漂浮的平台将意味着科学家可以留下一些仪器,进行持续的测量。“这是个好主意。”他说。
 
  目前,Davies为海上家园提供地址选择和环境设计方面的建议。他还计划通过传感器帮助他们记录岛屿性能,这些传感器可以测量平台上的能源消耗和浪费,以及水的温度和质量。他认为,这对很多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教学机会。他说:“海洋家园引发了许多社会、法律、伦理和环境问题的讨论,即使它从来没有取得任何成绩。”
 
  以开放促发展
 
  海上家园能否取得进展,还取决于该项目是否受到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欢迎。这个群岛是一个基本上自治的“海外集体”,在67个岛屿上有28.7万人口,分布面积几乎相当于欧洲面积。
 
  1966年至1996年,法国曾在这里进行了193次核试验。2016年,当时的法国总统Fran?ois Hollande承认,这些实验损害了当地的环境和居民健康。而现在,这里到处是关停的项目设施和酒店。“我们有一段被愚弄的历史。”法属波利尼西亚一个环保组织的可持续发展专家Pauline Sillinger说。
 
  但Sage说,在进行了核试验后,法国开始向他们每年支付超过1亿美元的赔偿金,但在2016年,这一数字有所下降,同时,旅游业收入也未从2008年的衰退中恢复过来。“我们正在寻找新的想法。我们对任何想法都很开放。”Sage说。
 
  说服法属波利尼西亚支持该项目的任务将主要落在“蓝色前沿”执行董事Marc Collins身上。柯林斯是大溪地人,并住在那里。Collins还是一位创业者,涉足了从酒店到黑珍珠再到电信等各主要行业。他认为,他有机会“将硅谷的一些DNA引入大溪地”。
 
  此外,“蓝色前沿”并未向法属波利尼西亚要求任何津贴以建造该岛,但他们要求执行0税率,以及其他一些政策豁免条款。同时,海上家园研究所正在大力吸引投资者。该团队希望在2018年该岛能破土动工。
 
  无论如何,时间将会告诉人们,海上家园能否成为波利尼西亚人面对海平面上升的避难所,或仅仅是那些想逃避麻烦的外国富人的游乐场。当然,如果它能实现的话。(张章编译)......查看原文:http://www.hellosea.net/news/guoji/2017-11-06/45145.html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